网赌网站排名堵住上市公司炒房漏洞,上市公司囤房近

当然,上市公司炒房的背后,我们也要实事求是地看到,现在货币渠道疏通还是有问题,尽管上上下下都在要求资金投向实体经济,但是实体经济的回报并没有房地产来得这么确定和稳定,这也是非常严重的一个现实问题。

炒房囤房的上市公司也不在少数。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持有投资性房地产的上市公司数量已超过1650家,价值超过9900亿元。

显而易见,囤房炒房已经成为一部分公司,甚至是上市公司经营的一种日常手段。这个危害应该讲还是不小的,为什么这么讲?

监管层应出台更为严格的措施,对企业和上市公司炒房囤房作出适当限制,尤其是那些已经大比例持有投资性房地产的上市公司。在具体措施上,可对其购房数量、持有时间适当限制,也可以提高增值税额度,还可以对其再融资设置限制性条件,从而堵住上市公司炒房漏洞。

所以我们最近也看到全国各地纷纷在出台限制性的条例,西安、长沙、杭州、上海、深圳都禁止企事业单位购买商品住房,应该讲一定程度上也是对现在房价上涨过快的一种控制和制约。

过去几年,我国房地产市场发展迅猛,释放了巨大的财富效应。不少上市公司打着“为了提高募集资金的使用效率”“满足公司日益增长的办公空间需求,创造稳定的经营环境,同时又利于提升企业形象,增加客户对公司的认可度”等幌子,通过子公司或者分公司投资房地产行业,待价而沽,其中有不少上市公司尝到了甜头。有的将已经升值房地产卖出套现,增厚上市公司利润,比如青海华鼎、深圳惠程;有的则通过卖房成功保“壳”,比如2017年*ST人乐卖房扭亏并成功“摘帽”。

早期*ST宁通B靠卖房,保住了壳;今年大名鼎鼎的贝因美由于连续亏损两年,将被戴上ST的帽子,不得已卖掉囤积的22套房产,估计也是为了保壳。

上市公司适当持有投资性房地产无可厚非。但是,如果非房地产开发企业大比例持有投资性房地产,就需要各方关注。首先,上市公司使用从公众手中募集的资金参与商业地产或者住宅市场竞争,在资金和身份上占有优势,这对个人购买者来说不公平。其次,房地产升值并能快速变现的财富效应,吸引了更多上市公司入市。“干实业不如炒房”的观念助涨了社会投机风气,不利于实体经济发展。再次,那些把资金投资到房地产赚快钱的上市公司看似“聪明”,实则是没有未来发展方向的短期行为。最后,上市公司炒房囤房是对资本的浪费。发展资本市场的目的是要高效地配置金融资源。上市公司炒房囤房就好比好钢没有用到刀刃上,可同时在资本市场之外,却有着大量企业在排队IPO。还有的上市公司甚至将卖房变成调节利润的手段,保自己“不死”,这不利于资本市场出清。

企业囤房炒房带来的影响?

近日披露的《国务院关于2017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曝光了过去几年存在的涉房违规金融、公司炒房囤房等乱象。比如,审计署报告指出,2010年4月份东方电气集团在年度投资计划外使用2084.07万元购买27套商品房及车位,至审计时长期闲置。

中国的房价贵还是股价贵,好像是一道诺贝尔奖的难题。你要说房价贵,股市上大股东卖掉1%的股份,就可以买好多套房子,但你要说股价贵,现在上市公司很多都是靠卖房来保壳。

更为夸张的是现在还有不少的企业都纷纷参加楼盘的摇号,跟普通的消费者和居民争夺宝贵的房源。

近日,我们看到审计署发布的2017年工作报告,直指多家金融机构和企业涉及炒房囤房乱象。据wind数据显示,到6月26日,A股3582家上市公司中,共有1656家上市公司持有投资性房地产,占比46.23%,价值超过9900亿元,同比增长近两成。

企业炒房背后的问题?

一方面正是资金脱实向虚的一个反应;另外一方面也说明实体经济举步维艰,最后的投资机会都到了房地产上面;最重要的就是与民争利,大家都知道商品房数量供给都是有限的,真正的刚需就面临着上市公司这些资金优势比较明显的机构客户的挤压和争夺,对于刚需讲是一个灾难。

因为楼市调控政策不能刚封堵了炒房客,却又给企业炒房留下漏洞,让房地产再次有炒作的苗头。

另外,中央三去一补一降(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这个路程恐怕还是比较遥远的,中央要用三年时间打赢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危机的战役,在这样的情况下,才有可能给社会做出一个正确的投资引导,引导这些资金真正的流向实体经济,这是我们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

全民炒房到了什么程度?

以上海为例,4月10日上海开盘的老牌豪宅翠湖天地推出118套房源,一共有385组客户参与上述楼盘摇号,其名单中的公司客户达214组,占比55.6%,超过了总认购数量的一半多。

现在很多人并不清楚“全民炒房”严重到什么程度?上市公司对于房地产的依赖又到了什么程度?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